《2023 最低工資檢討機制問卷調查》發佈會

致:各大傳媒朋友

【新聞稿】

《2023 最低工資檢討機制問卷調查》發佈會

最低工資委員會現正就優化法定最低工資檢討機制進行諮詢,為此勞聯進行問卷調查以收集各行業工友的意見,藉此向委員會提出建議。問卷訪問了約 390 位工友的意見,受訪工友涵蓋多個年齡層及不同職位性質。當中有七成一表示合理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周期應改為一年一檢,整體更有七成五的工友表示最低工資的調整幅度必須保障工人收入不會過低,並保障工人收入可應付生活的通貨膨脹。調查結果反映工友認為最低工資應保障工人的生活水平,
並能準確反映市民的生活情況及經濟實況以應付日常生活開支的需要。

法定最低工資水平「凍結」四年後,將於今年 5 月 1 日上調至每小時 40 元,增幅約為 6.7%。早前消費者委員會公布 2022 年超市價格調查,發現近七成貨品加價,其中以「糧油食品」平均售價升幅最大達 5.4%,而罐頭食品總平均售價較新冠疫情前更上升超過三成。另外根據統計處資料,由 2020 年 3 月至 2023 年 3 月,這 4 年的甲類消費物價指數按年變動百分率累計上升 7.5%,其中食品及不含酒精飲品更累計上升 21.3%;而統計處《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每小時工資中位數由 2019 年 73 元上升至 2022 年 77.4 元,累計上升約 6%,而第五個百分位數則由 41元微升至 42.4 元,累計上升僅 3.4%,反映基層工友的工資上升幅度遠低於一般市民,更甚的是,即使最低工資調至 40 元後,仍較 4 年前第五個百分位數為低。反映最低工資上調後,仍追不回四年累計的通脹,貧者愈貧的情況仍未扭轉。

最低工資制度目的是在防止工資過低、減少低薪職位流失,並在維持本港經濟發展及競爭力等重要因素取得適當平衡。實施之初,約有 18 萬僱員受惠、約佔勞動人口 6.4%。而按《最低工資委員會 2022 年報告》估算即使加至時薪 40 元,亦最多僅 8.7 萬人受惠,僅佔勞動人口3.1%。從上述數據可見,現時最低工資水平機制未能達到訂立時的目的,勞聯認為無論是討論
形式或是以方程式計算最低工資調整水平,也必須考慮下述要素:
1)最低工資水平檢討周期定為「一年一檢」,透過優化收入及工時統計時間及行政程序,將最低工資檢討壓縮至 1 年內進行,以能夠更準確反映市民的生活情況及經濟實況;
2)最低工資調整水平須確保高於通脹、不低於二人綜援生活金水平,及設立基本生活工資水平,保障基層勞工能應付基本家庭生活需要。

港九勞工社團聯會
社會事務委員會
二零二三年四月二十五日



圖 1:勞聯進行問卷調查,收集約 390 位工友對最低工資檢討機制的意見,有七成一表示合理的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周期應改為一年一檢。勞聯認為可透過優化《收入及工時按年統計調查》的時間及行政程序,將檢討周期壓縮至一年內進行。

圖 2:勞聯主席、立法會議員林振昇先生表示上次最低工資調整已經是 2019 年,代表最低工資水平已被凍結四年之久,屬於嚴重滯後水平。將調整機制時間壓縮至一年,才可準確反映市民的生活情況及經濟實況,以應付日常生活開支的需要。

圖 3:勞聯秘書長、立法會議員周小松先生表示現時最低工資水平有三個落後,包括:綜援水平、名義工資指數、GDP 指數,基層工友未能享受到社會經濟成果。另外如最低工資檢討機制出現調低的情況,周秘書長表示最低工資水平已屬社會的基層水平已不能再低,屆時最低工資水平應維持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