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民困、創機會及完善勞工政策

致:勞工處
孫玉菡 處長

紓民困、創機會及完善勞工政策

新冠肺炎疫情反覆未定,在疫情的陰霾下基層勞工就業、收入方面均持續受到影響。而過去兩年勞資糾紛情況嚴重,如無薪假、停工、減薪減福利、欠薪、裁員等隨處可見,資方藉疫情為由壓榨弱勢員工。據統計處資料顯示,雖然2021年12月的失業率降至4.1%,但失業人數仍有158,800人,就業不足人數為70,000人,失業問題仍然嚴峻[1]。勞工乃社會之根基,根基不穩則會動搖整個社會繁榮及安定。在保勞工市場穩定方面,勞聯期望政府能夠大刀闊斧完善勞工政策,且及時地援助勞工階層度過疫情難關,為香港復甦和發展打下強心針。港九勞工社團聯會(下稱:勞聯)建議:

一‧.延長百分百擔保個人特惠貸款計劃申請期 長遠設立恆常失業貸款基金

勞聯樂見政府聆聽意見,於今年4月28日推出短期的百分百擔保個人特惠貸款計劃,遺憾的是,截至2021年9月10日,獲批申請只超過30000宗[2],而同期的失業人數(不經季節性調整)為180600[3],數據反映成功申請數字與失業人數有一大距離,顯示計劃本身仍有改善空間。不少工友反映計劃申請繁複,審批期長,經常被要求補交文件等,尤其很多僱員因僱主的「留難」或「失蹤」,難於領取失業證明,即使申請容許失業工友填寫「自述」失業情況,但批核成功率亦不高。勞聯認為計劃的審批和證明文件方面應更彈性處理,同時加快貸款的審批速度,方能發揮「及時雨」的功效。

另外,由於Omicron變異病毒來勢洶洶,疫情未見緩和跡象,勞聯建議政府應再次延長百分百擔保個人特惠貸款計劃申請期至最少2022年底。同時,勞聯強烈建議政府推出短期「失業援助金」,向每位失業人士提供每月$9000援助津貼,為期6個月。長遠而言,政府透過設立百分百擔保個人特惠貸款計劃的經驗,已為確立恆常的失業貸款機制支援失業工友打好堅實的基礎,勞聯認為政府必需盡快立法設立失業貸款基金,避免當社會極需要失業援助時,才臨急抱佛腳設立臨時的貸款制度,既失先機、又浪費人力物力,恆常機制則能夠免卻以上煩憂。

二.違反安全規例處罰輕   設「量刑起點」增阻嚇力

對於處長近期表示正考慮將職安條例罰則倍增,並研究會否加長監禁期以及延長提控期,勞聯表示贊同。罰則的阻嚇性不足,法例修訂刻不容緩,2021年上半年有關職業致命的個案已有131宗,比過往兩年同期數字高[4],勞工界過往一直批評有關條例對僱主的阻嚇力度低,助長了僱主「膽搏膽」或僥倖心態,從而忽略甚或不考量、關注工業傷亡意外的嚴重性,如近數年涉及致命的案例平均罰款額只有兩萬多元,「一條人命只值數萬元」,簡直令人匪夷所思。因此,勞聯認為除罰款金額要大幅調高外,更應建立「違反職業安全健康定罪公司名冊」及為嚴重或致命工業意外個案設具阻嚇性的「量刑起點」,同時加強搜證及執法力度,避免僱主「明知有安全問題,但沒要求員工做足安全措施」這一意識繼續禍害勞工,增加罰則亦能令社會正視工業意外及職業安全的重要性。

三.擴大破欠基金保障範圍   提高特惠金上限   勞審處判令為依據

破欠基金的欠薪特惠款項目前最高的款額仍是36,000元,25年來都沒有改變。根據統計處今年第三季《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顯示,撇除外籍家庭傭工後的就業人士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為20,000元。勞聯認為政府可以該數據為基準,乘以四個月,即80,000元作為欠薪特惠款項的上限。另外,現時破欠基金的累積盈餘接近63億元,勞聯認為政府有足夠能力提高各類特惠金上限及擴大破欠基金保障範圍,如未放取有薪休息日、有薪產假和侍產假等納入保障範圍。

按現行規定,工友一旦遇到結業欠薪,要經歷勞工處落案及/或調停會、勞資審裁處提審及/或正審、勞工處薪酬保障科登記、法律援助處啟動公司清盤程序等,最少要經過多個程序及需時一年半載才有機會取得破欠基金的特惠款項。面對公司突然結業,僱員既要面對生計受損,又要應付申索權益的冗長流程,身心均要承受不必要的壓力。如工友不幸未能成功申請法援進行公司清盤程序,則需要自掏腰包請律師申請,相關律師費用遠高於欠薪特惠款項上限3,6000元,勞資審裁處頒發的判令已具有法律效力證明僱員被欠薪,勞聯認為政府應積極考慮將勞審處判令視為僱員申領破欠特惠款項的「金鎖匙」。而勞工處已設立由香港警務處商業罪案調查科、破產管理署、法律援助署及勞工處代表組成的跨部門專責小組,即使提早向申索人發放欠薪特惠金,處方也有足夠能力防止基金被濫用。

四.勞工法例與時並進   保障「零工經濟」勞動者權益   修訂「4.1.18」連續性合約規定

疫情關係加速就業市場零散化,「長期以短期合約形式受僱於同一僱主的僱員」或「被僱主刻意安排工作時間不符合連續性合約的規定」的僱員(俗稱兼職、散工、臨時工)人數漸多。然而,他們的各項《僱傭條例》法定權益,甚至強積金等保障都殘缺不全。勞聯建議政府修改「4.1.18」連續性合約的定義,以符合現時就業模式環境之轉變,不墨守成規方可保障勞工權益。

就業模式的改變,本港「零工經濟」逐漸盛行,自由工作者或所謂「平台從業者」多如雨後春筍,相關公司包括近年迅速冒起的Foodpanda、Deliveroo等,在疫情期間大行其道,然而其從業員卻缺乏《僱傭條例》、《僱員補償條例》、《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最低工資》等等的勞工保障。如早前Foodpanda單方面更改從業員薪酬及工作條件導致罷工;而另一出名的Uber Eats結束在港營運,但未有對從業員作出任何解僱補償。勞聯認為平台公司與從業員之間存在僱傭關係,例如Uber Eats員工申請病假時,需於一小時內提供病假證明,否則作出處罰;顧客投訴從業員會被平台扣分、禁接單,甚至註銷帳戶等處罰。

從上述例子清晰可見平台是透過軟件對工人行使僱主一樣的權力,一方面要求員工遵守各種與僱員一般無異甚至更過份的規例,對員工掌握「生殺大權」,而另一方面平台本身不需履行僱主責任,著數拿盡,到出事結業時更可「拍拍屁股走人」。面對平台的剝削,從業員也不能向勞工處/勞資審裁處尋求協助,淪為不受勞工法例保障的孤兒。勞聯認為政府不應嘆慢板,有必要早作應對部署,具體做法可以參考英國,如勞動者或為特定生意提供服務、需要按僱方的條件進行工作、無法將工作外包給他人、勞動者所獲酬勞被扣除相關稅務等,即可算作「工作者」,僱傭雙方就必須提供最低工資、最低有薪假等一系列待遇等。所以,勞聯促請有關當局儘快就零工經濟設立專門小組著手做好研究及調查,以立法形式保障「零工經濟」下打工仔女的勞工權益。

五.反對擴大輸入外勞   在職培訓、培訓轉型,雙管齊下

本港失業及就業不足問題仍然嚴重,如建造業的失業率仍然有5.6%[5],在建造業仍有如此多的人力情況下,啟德體育園的承辦商近期仍然向勞工處申請輸入非稀有工種的外勞。疫情下工人積蓄幾近彈盡糧絕,一有工作機會工人必會即時開工搵錢,但承辦商提前半年作招聘,半年空窗期當然令工人難於預留工期,造成難於招聘人手的假象申請輸入外勞實屬於理不合。勞聯認為政府應考慮暫停部分行業的輸入外勞審批,保障本地工人的就業機會。同時,期盼政府能再創造新的職位,如「防疫大使」及「導賞員」等,並加強就業支援配套,協助失業人士轉業至人力需求殷切或未來需要重點發展的行業。

  2020年施政報告提及鞏固香港國際航空樞紐地位、著力邁向機場城市的方向;2021年施政報告更提出推動「再工業化」等,大發展方向同時伴隨大量的人手需求。因此,勞聯認為政府需要為未來人手供應早作規劃與著手培養相關人才,聯同各辦學團體設計及推出迎合未來發展方向的培訓課程,並推出更具吸引力的青年實習生計劃,津貼不同的機構推出為期三個月至半年的實習,為香港未來藍圖奠下良好基石。同時設立有薪教育假期,鼓勵僱員持續進修,繼而影響整體勞動市場。

六.儘快實施取消強積金對沖   最低工資一年一檢

政府之前公布2024年能全面落實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勞聯敦促政府謹守承諾,儘快立法及加快行政上的工作,包括積金易電子平台,不要令落實取消對沖的時間一拖再拖!

勞聯認為最低工資是針對基層工種,如清潔及物管行業僱員,加幅對僱主成本影響輕微。政府2021年初宣佈凍結最低工資水平,維持時薪37.5 元,由於最低工資兩年先檢討一次,即代表要到2023年基層勞工才有機會再調整工資,變相4 年沒人工加。面對全球日益上升的通脹,勞聯強烈要求最低工資一年一檢及提升最低工資水平,彰顯「勞動尊嚴」的價值,更讓基層工人應對通脹及基本生活開支。

 工傷復康先導工友利益依歸   擴大職業病保障範圍

政府表示2022年會推出為期三年建造業工傷僱員復康先導計劃,勞聯再三強調必須要由官方或半官方的個案經理為工傷的工友提供有關服務,改善工傷僱員心中計劃以保險公司及僱主的利益為依歸的觀感及增參與信心,免重滔「自願復康計劃」成效偏低之覆轍。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政府亦屢屢指多個行業為「高危群組」,勞聯認為將新冠肺炎納入為職業病有其必要性,令工作期間染病的工友能得到應有的賠償。除此以外,本港現時對於職業病的保障遠遠落後於大部份先進國家,勞聯多年來一直建議政府成立由勞資官三方組成的「職業病研究所」,投入資源以研究本地職業病的保障範圍,建立本地醫學研究及本地的醫學文獻及數據,如將「頸肩背勞損」、「下肢勞損」和「過勞死」納入法定職業病列表,令員工得到真正的保障。

勞工權益馬不停蹄   與時並進

除了上述之議題外,勞聯亦就立法制訂標準工時、放寬連續四天病假才可享有疾病津貼(有薪病假)的規定訂立最低生活工資線立法賦予職工會享有集體談判權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立法保障惡劣天氣下僱員權益、加快落實劃一假期至十七日等勞工政策須完善,期望處方聆聽勞工界意見,逐步完善和改善僱員待遇,促進勞工對政府、對社會之向心力,勞工市場穩定,香港經濟繁榮。

 

港九勞工社團聯會 謹啟

二零二二年一月四日


[1]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12/20211216/20211216_163303_224.html

[2]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109/21/P2021092100476.htm

[3] https://www.censtatd.gov.hk/tc/press_release_detail.html?id=4912

[4] https://www.legco.gov.hk/yr20-21/chinese/panels/mp/papers/mp20210921cb2-1472-3-c.pdf

[5] https://www.censtatd.gov.hk/tc/web_table.html?id=9